武当在线—玄帝网! 2018年06月02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玄帝研究 > 玄帝论文 >

玄天上帝信仰与道教义理

2013-09-23 08:50:37   来源:未知   作者:杨立志   点击:

  玄天上帝是道教供奉的天界尊神,玄天上帝信仰是典型的道教信仰。道教信仰,主要是指道教徒对于道教神灵的崇拜、对于道教经典的敬重、对于道教教义思想的奉行、对于道教规戒的持守以及对于道教文化的继承和弘扬等。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随著文化教育事业的普及,道教信徒的文化素质也逐渐提高。因此,对于玄天上帝的信仰如果仅仅停留在奉献供品、点香烛、跪拜等简单的祭祀仪式上,是不能满足广大信徒了解道教终极关怀的要求的。我们有必要在深入研读道教经典的基础上,对玄天上帝信仰与道教义理的关系略作梳理和论证。以期阐释玄天上帝信仰对于道教终极关怀的意义,促进玄天上帝信仰与现代社会的融合,充分发挥玄天上帝信仰在构建和谐社会时的积极作用。
 

  一、道教基本信仰与玄帝应化之说
 

  “道”,是道教的最高教理。道教的所有经典,无不宣称其基本信仰为“道”。道教认为,“道”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主宰者。有了“道”才生宇宙,宇宙生元气,元气演化而构成天地、阴阳、五行,由此而化生万物。“学道”、“修道”、“体道”是道教徒的日常功课,“悟道”、“得道”是道教徒梦寐以求的境界。
 

  “道”具有以下特性:第一,根本性。它生天生地,为万物之源。所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1],“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2]第二,自发性。它自然无为而无不为,它生养万物而不私有,成就万事而不恃功,不过是自然化生而已。故云:“道常无为而无不为”。[3]第三,超形象性。它无形无象,难以用语言表达。故云:“道可道,非常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4]第四,实存性。它虽然超越一切具体的事物,而又存在于万物之中。故云:“道恶乎在?无所不在。”[5]第五,逆动性。道推动万物变化发展时表现出相反相成的矛盾运动和返本复初的循环运动的规律性,一切矛盾的事物既互相依存,又互相转化。事物运动遵循著物极必反的规律周而复始,动复归静。故云:“反者道之动。”[6]又云:“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7]总括以上特性可以看出,道家道教的“道”,实际上是指囊括人类社会在内的大宇宙的整体性、统一性和它自身固有的生命力与创造力。
 

  道教徒相信道与太上老君密不可分,太上老君是道的化身,乃生于无形,起于太初之前,行于太初之元,浮游六虚,出入幽冥。太上老君为至尊天神,常分身降世,无世不存。东汉《老子圣母碑》云:“老子者,道也,乃生于无形之先,起于太初之前,行于太素之元。”《老子想尔注》中说:“一者,道也”,“散形为气,聚形为太上老君”。晋代捧出“元始天尊”置于太上老君之上;至南北朝又捧出“太上道君”,置于诸尊之上。隋唐时乃有老子一炁化三清之说,三清(玉清境元始天尊、上清境灵宝天尊、太清境道德天尊) 也为道教之至尊神。宋代玄帝经典反映了道教基本信仰,如南宋陈伀《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注》(以下简称《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在解释“太上”时说:“太上,太者尊也,上者高也。乃太古造道之祖,是玉清圣境无上法王元始上帝、上清真境三界医王灵宝上帝、太清仙境十方导师混元上帝,天地人之祖炁,本三清上帝出。”《淮南子》曰:“太上之道,生万物而不有,成万象而不宰。”又曰:“太上养化,其次正法。是故此世历代人主,追尊三清,并号太上之称也。”[8]道教信仰者认为,玄天上帝的来历与老子——太上老君有关。北宋流行的《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以下简称《太上说真武妙经》)在解释“玄武应化之因”时说:“(玄武)盖乃玄元圣祖,护度天人,应化之身,神明之妙。盖无形之为道,非有象之可言,变化亿千,虚无难测。且玄元圣祖,八十一次显为老君,八十二次变为玄武,故知玄武者,老君变化之身,武曲显灵之验。”[9]这里直接涉及到玄武神与老子——太上老君的关系。如经中称玄武神是“玄元圣祖”的应化之身,即与唐朝崇拜老子的历史有关。唐初曾加号老子为玄元皇帝,唐玄宗时又加号老子为“大圣祖玄元皇帝”,此后“玄元圣祖”一词,流行于世。这里的“玄元圣祖”乃指道气、祖气,是生天生地、化育万物之根。由此可以说,玄帝就是“道”的化身,是太上老君变化之身,玄帝信仰是老子信仰的扩展和延伸。
 

  按照道教义理的解释,道教宗元于三宝。三宝君,即天宝君、灵宝君、神宝君,也就是道教尊奉的最高神——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三清神。“道”是宇宙的本原,宇宙万物都是由道炁化生。三宝君也是由道炁化生,是“道”的化身。道书中或称三宝君为元始天尊、玉寰道君、混元老君。《洞渊集·三清咏叙》中说“元始天尊者,即天地之精,极道之祖炁”,“玉寰道君者,乃大道之化身也”,“混元老君者,乃元气之祖,天地之根本也”。[10]《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在解释玄武“盖乃玄元圣祖,护度天人,应化之身,神明之妙”时说:“玄帝圣祖乃祖炁也。三宝之尊神是欤。天宝君主圣祖始炁出书时,号高上大有玉清宫。灵宝君主元炁出书度人时,号上清玄都玉京七宝紫微宫。神宝君主玄炁出书时,号三皇洞神太清太极宫。”[11]《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在解释“且玄元圣祖,八十一次显为老君,八十二次变为玄武”时云:“大洞天宝君,内号曰玄元圣之祖也。乃生一成二,以开大罗三境之天,出号曰元始也。……洞神神宝君,内号曰玄元后圣,君法九九八十一炁,布列八十一阳天,方显号曰老君也。”[12]《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卷六录有“玄帝本事大神咒”并作了解释。“咒曰:太初太易(太初溟涬,无有无名。太易起初,有一未形),无象无形(道本无象,混合自然。德本无形,造立元根),……吾于混沌(玄帝介然,果先天地于混沌时,化象分瑞),分其昏明(虚危蔼秀,坎离真精,副除日月,分其昏明),天得以健(天得一炁,乾健昭回,晶明焕列,昼夜经纬),地得以宁(地得一炁,坤顺甯容,固中至静,乃载无穷)……”。[13]《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引《降笔实录》云:“玄武果先天始气五灵玄老之化,乃元始化身,太极别体。上三皇时,下降为太始真人。……中三皇时,下降为太初真人。……下三皇时,下降为太素真人。……当黄帝时,生净乐国为王子,时道号潜云子。于道有功,玉帝奖勋,始封玄帝之号也。夫大道者,元始帝先赐封五灵玄老,开北召水,乃元黄植象之根。次渐分气化形一,一为上帝之官也。……至玄帝身,乃第八十二次化也。”[14]明代任自垣的《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三《玄帝圣纪》云:“玄元始炁,历劫下降,出书度人,乃命玄帝下游人间。”[15]在这里,玄武已不再是龟蛇合体的北方星神,而是“大道”的化身、“元始化身”、是“太极别体”。唐代孔颖达疏老子“道生一”云:“此太极是也。”故玄武作为“太极别体”,也直接与“道”发生联系。这就为玄天上帝成为道教崇奉的天界尊神和武当道教崇奉的至尊天神创造了条件。
 

  二、老子与玄天上帝的修真悟道
 

  宋元时期流行的玄天上帝经典认为,玄帝曾分身降世为净乐国王子,而王子是通过修炼内丹上道而登天界的。他的师傅紫元君是老子变化之身。紫元君不仅指示净乐王子到武当山修炼,而且教给他修炼方法,并在他懈怠时及时给予点化和指导。
 

  关于净乐王子学道时的师傅,宋代道经称其为紫元君,并称他是老子的化身。《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在解释“且玄元圣祖,八十一次显为老君”时,引《道藏总龟》云:“(老君)当太古上三皇时,号万天玄师,出玄中大法于世。……轩辕氏时,号广成子,出道诫经,教以飞腾之学。游净乐国时,号紫元君,授玄帝太和玉虚之诀,教以智能上品大戒,乃归根之道。……周文王时,世号老聃,官佐柱下史,出《道》、《德》二经于世,时关令尹喜受学,今补为大罗玉清圣境太师之官,判天枢院事。……仙翁葛洪曰:‘老子是天地之精神,无世不出。'”[16]根据《玄天上帝启圣录》记载:紫元君不仅为净乐国太子指引了修道圣地武当山,而且用铁杵磨针的故事点化净乐国太子,潜心修炼,功至自成。武当道教徒把净乐国太子的师傅紫元君看作是老子的化身,一方面抬高了净乐国王子在道教仙谱中的地位,另一方面,也使老子信仰与武当道教发生密切关系,从而为真武神演变为道教尊神奠定了神格基础。
 

  《太上说真武妙经》称,玄武为净乐王子时七岁即“潜心念道、志契太虚”。十五岁,遂舍家辞父母,入武当山隐居修道四十二年,功成果满,白日升天。关于紫元君授道情况,《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引《玄帝实录》云:“王子离宫,寻访幽谷,遂感玉清圣祖紫元君,授无极上道。元君曰:‘子可越海东历于翼轸之下,有山自乾兑起迹,盘旋五万里,水出震宫。自有太极之时,便生是山,上应显定极风太安皇崖二天之下。子可入是山,择众峰之中冲高紫霄者居之。当契太和升举后二千五百岁,龙汉四劫中,当披发跣足,摄坎离真精,归根复位,上为三境辅臣,下作十方大圣,方得显名亿劫,与天地日月齐,并是其果满也。'语毕元君升云而去。”[17]关于紫元君用铁杵磨针的道理点化净乐王子,启发他潜心修炼的故事,元代编著的《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一“悟杵成真”条云:“玄帝修炼,未契玄元。一日,欲出山,行至一涧。忽见一老媪,操铁杵磨石上。帝揖媪曰:‘磨杵何为?’媪曰:‘为针耳。’帝曰:‘不亦难乎?'媪曰:‘功至自成。'帝悟其言,即返岩而精修至道。老媪者,乃圣师紫元君,感而化焉。涧曰磨针,因斯而名。”[18]宋代道教风行通过内丹修炼以成仙的理论,而修炼内丹是需要毅力的长期苦修。紫元君用铁杵磨针的道理点化净乐王子,启发王子只要肯下功夫,就能悟道成仙。
 

  净乐王子的修道方法也深受老子《道德经》影响。《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卷三录有“天符诏文”,“元始命天真皇人,象形摹写,名曰天书玉篆,乃为文字之祖体也”。[19]其诏文中有许多涉及净乐王子修道方法的言词,明显带有《道德经》影响的印记。如称“……净乐国子,惟卿玄元之化(太虚本气,玄元化生),天一之尊(太阴天一,紫皇尊身)。不言而教(守中忘言,授学元君),莫知其神(莫知帝象,惟德至神)。渺渺劫仞(善释魔刃,历劫解纷) ,绵绵若存(镇护元气,绵绵长存) 。虚心实腹(清心寡欲,抱一顺真) ,和光同尘(守昧同垢,韬光晦明) 。凿开造化(凿开虚已,熔化至精) ,朴散胚浑(雕琢复覆朴,块然胚浑) 。……曲全枉直(诎己证道,举众伸人),窪盈弊新(若水下物,度弊革新)。生阴育阳(阴生阳育,女癸男壬),起死成人(恐人夭横,卫生留经)。其功不恃(兴益利施,亡执恃名),其德乃真(不希上德,真静常清)……”。[20]
 

  “不言而教,莫知其神”,“其功不恃,其德乃真”,源于《道德经》第二章:“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21]老子认为有道之人是不发号施令的,不以形式条规来强迫人,而用潜隐的方式导引人,要与“道法自然”的原则一致。有道之人要不恣意行事,不播弄造作,超越主观的执著与专断的判断,用“无为”去处事,用“不言”去行教,任凭万物生长发展,而非人为地去为它确定起始点。生养万物而不据为己有,化育万物而不自恃己能,功业成就而不自我夸耀。老子还认为:“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22]《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卷六在解释玄帝“度人济物,不伐其善,不矜其能”一句时说:“故玄帝凡一出世,兴益教宗,普济物命,博施利生,行道人间而不自伐,积成圣功而不自矜,其惟道长也。”[23]
 

  “虚心实腹,和光同尘”。“虚心实腹”源于《道德经》第三章:“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24]修道时,要“道法自然”、“和光同尘”。老子曰:“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25]意即道如同自然界的光一样,混合无间,随同世俗。强调修道之人,理应毫无高傲的心态,即使有功于众生,内心也应不矜夸,不立异,不粉饰,混同世俗,不局限于出世,亦不局限于入世,而是以一种超越世俗的旷达精神,和光同尘,假借修真,磨炼自己的性情,精修品德,增补丹基,增益道行。修道也不必远避尘世,所以道经讲:“在隐居尘”,“大隐隐于闹市”。
 

  “曲全枉直,窪盈弊新”,源于《道德经》第二十二章:“曲则全,枉则直,窪则盈,弊则新。”[26]老子以其丰富的生活经验透视出的智能,观照现实世界的活动,对于事物的两端都能加以彻察,看到事物的相互依存关系。所谓“若水下物,度弊革新”,来自《道德经》第八章:“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27]常人总喜欢追逐事物的显相,芸芸众生莫不亟亟于求“全”求“盈”,或急于彰扬显溢,因而引起无数纷争。求全之道莫过于“不争”,“曲”、“枉”、“窪”、“弊”都具有“不争”的内涵。
 

  由上可知,该“天符诏文”所肯定的净乐国王子修仙学道的方法,都是依照老子《道德经》而行的。净乐国王子作为天神,不是靠服食金丹大药成仙的,而是通过潜心守一、苦行修炼而成仙的。通过“潜虚玄一,默会万真,四十二年,大得上道”,最终功成飞升,登上天界。葛洪《抱朴子》中有“守玄一”法,亦为内修功法。《唱道真言》云:“夫道之要,不过一虚,虚含万象。”《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卷六解释何谓“真人”云:“精心苦行,绝世所欲,不兴妄想,无有著(?),以气炼神,以神炼形,形神俱妙,体入自然,敛万法归于一身,散一身而化万景,不滞有无,永绝生灭,是名真人。”[28]这里所讲的“真人”,是修炼内丹的成功者。玄天上帝作为天神,有遣欲坐忘、苦行修炼的经历,因炼成内丹而登天界,故也为道教内丹派所崇奉。
 

  太上老君指导玄帝在降妖伏魔之后,还要“为众生断除邪道,增益功行”。《玄天上帝启圣录》卷一“武当发愿”条云:真武降妖伏魔后,“往问老君曰:蒙嘱付于武当山,若能降伏世间一切妖魔了当,即与授记,成其正真之道。臣今降水火妖精,归于足下,但系种种群魔,皆以潜伏,告师授记。老君曰:汝来授记,还修得甚果?老君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乃天地尚存,人间妖魔,何得潜伏?候取得阎罗王同来,方可授记。阎罗王若来见吾,即是无地狱人也。无善无恶,无天无地,得同汝一处授记,乃为无上正真道果。汝且更修其果,为众生断除邪道,增益功行。真武从此复降武当山,寄凡修行一十二年。忽一日,受玉皇金籙,差充北极佑胜院,都判人间善恶公事,提点生死罪籙,乃授消灾降福神将,每月定一日下降,及庚申甲子日,亦如之。有发愿文云:众生善恶,与我齐身。我登证果,亦同其因”。[29]据此可知,宋元时期流行的玄帝经典普遍认为,玄天上帝修真悟道的全过程,自始至终都与道教始祖老子有著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既强调了武当道教并没有脱离以老子为教主的道教信仰,又提升了玄天上帝在道教神仙体系中的地位,从而也为探讨玄天上帝信仰与道教义理的关系准备了必要的思想基础。
 

  三、玄帝信仰与重人贵生的教义思想
 

  重人贵生是道教理论中的重要教义思想。《道德经》、《太平经》、《度人经》、《三天内解经》等道经始终贯穿着重人贵生的思想传统。
 

  《道德经》说:“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30]这表明老子虽然是强调“自然”,但其着眼点始终关注著“人”,对人的地位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和肯定。道教继承了道家天人一体的观念,把人与天、地三才相得、三才成德看作是道教太平盛世出现的标志。《太平经》说:“天、地、人三相得,乃成道德,故适百国有德也。故天主生,地主养,人主成。”[31]《三天内解经》认为,人的身体来自天地,故上禀天,下象地,天地与人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故云:“天地无人则不立,人无天地则不生。天地无人,譬如人腹中无神,形则不立。有神无形,神则无主。故立之者天,行之者道。人性命神同,混而为一。故天、地、人三才成德,为万物之宗。”[32]从这些观念可以看出,道教把天、地、人三才看成是一个相互依存的体系,这个体系是以人类为本位的。道教的斋醮仪式、各类方术等宗教活动,都是围绕著人展开的。沟通天人、为人祈福、安抚幽灵等宗教意图,实际上也是人类理想的折射。从道教教义肯定人为万物之灵、天地之间人为贵,人可以“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相参”的角度看,道教重人贵生思想体现了中国古代以人为本的文化精神。
 

  道教与其它宗教相比,其教义思想的最大特色是贵生。生,即生命的存在。贵生,就是要尊重生命,视生命为最可宝贵之物。“天地之大德曰生”、“天道贵生”、“仙道贵生”,是道教经典反复强调的道教教义思想。宋代流行的玄帝经典特别重视重人贵生思想,因为真武——玄帝是水神,是主宰天一之神。水是生命之源,所以,道经称:“玄帝有润泽发生、至柔上善、涤秽荡气、平静之德,上极重霄,下及飞潜,动植莫不资焉。”[33]《太上说真武妙经注》云:“按《元洞玉历》西华帝君曰:昔壬癸分于太清,以立次元之象,运于水宫而源之。水为上善而非善已,故得与天地一同而长,且久利于万物而弗自利,流渡万物而弗自渡,万物昏塞染著无所不涤,名曰备众广法也。”[34]老子认为水最能体现道的特色,故以水喻上善之德:“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35]既然上善若水,那么作为水神的玄帝自然成为上善之德的化身,具有济世度人的种种德性。因此,《玄天上帝启圣录》颂赞说:“玄帝千变万化,为主教宗师。分身降世,济物度人,无边无量。”[36]
 

  道教济世度人的教义思想到隋唐时期已相对成熟。许多道经强调道士追求长生成仙,不仅仅是济度自己,也要济度众生;不仅要济度世上所有活著的人,也要济度在下界受苦的鬼魂。将神仙信仰与度人济物思想结合起来,宣扬神仙能改变现实的苦难,给信徒带来幸福,也是宋代玄帝经典表达的重要内容,如玄帝事迹中有济度之功,称龙汉元年,阴阳数间,劫运将终,魔鬼横行,冤魂不散,下元生人经受各种苦难,玄帝奉元始敕命入于下方,收除魔鬼,救度群生,免遭横死。七日之中,天下妖魔一时收断,人鬼分离,冤魂解散,生人安泰,国土清平。此后,玄帝也经常“应化下土,度人济物”。
 

  《真武神咒》云:“太阴化生,水位之精。虚危上应,龟蛇合形。盘游九地,统摄万灵。劫终劫始,剪伐魔精。救护群品,家国咸宁。”《玄帝实录》云:“玄帝以道德开化,如天地湛然,默有成功之理,无一时不念众生,无一刻不怜下土,每知劫数,必先以开济之诚,上奏金阙,匈减分数,至于蛮夷猾夏之处,亦行教化,可谓大慈普救无上法王也。”重人贵生、济世度人是宋代玄帝经典宣扬的主要伦理取向之一。
 

  天道贵生,神灵救生,人类也不能杀生害命。如果人生在世,犯有杀生之罪,则应志心朝礼天尊,祈求真武,忏悔赦罪。《真武灵应护世消灾灭罪宝忏》对“下元末世浅薄,人心破坏,五情杂乱,更相疑惑,……杀戮众生,残害物命”等现象予以谴责,宣导信徒应“首谢已身,发露忏悔,消诸罪戾,免受厄难。……今辰运心,仰佩玄言,当须精心礼诸化身尊号,愿是功德,广救众生,普度一切”。[37]《北极真武普慈度世法忏》卷二云:“谨按修真第二戒云:不得杀害含生,以充滋味。切虑弟子某一真乖本,百念俱非,求适口之肥鲜,称快心之爽美。捕猎投林之兽,搜逻飞野之禽。挟弓驰射于山间,设网低沉于水底。托合药祀神之故,及佞官媚贵之为。煮宰、烹炮、燖煿、炙烙,岂念轮回于恶道,安知人物之一途。”该卷列举的杀生行为还包括“或处口传言杀,或延宾养已杀,或手揉脚踏杀,或目击耳闻动作杀,或故杀误杀,狠戾有毒,残害无辜,求取膏梁,贪尝筋血”。凡此种种罪过,皆致“凶神降附,苦病切身,轮转受生,应诸恶报”。因此,求忏弟子并法众等,均需“遵奉玄科,入道登真戒,当行阴德,广济群生,誓从今去,心怀慈惠,志务善修。剖析藩篱,解除罗网。痛怜众命,常存救援之思,爱同一身,不恣杀伤之欲”。[38]
 

  天道贵生、济物度人的道德取向,必然导致放生戒杀的行动。当时流行的《真武出相戒杀图》等,图文并茂,利用道德的力量,规劝世人珍惜生命,改变自己的不良行为,爱护鱼虫鸟兽,使生命得以保护,使万物得以生存,体现了道教重视生命、善待万物的伦理思想。宋代玄武经典通过宣扬真武神信仰的忏法、科仪等,在民间广泛传播道教生态伦理观念,对现代社会宣导保护生态环境也是有启发作用的。
 

  道教尊重生命、宝贵生命的思想虽然以人为重,“人命最重”,但贵生并不仅仅是针对人的,天地日月、草木鸟兽等万物的生命都是宝贵的,都需要人们怜悯善待,不可随意伤害。因此,在重人贵生思想的基础上,道教十分重视济物度人,既要拯救往世、今世、来世的各色人等,也要济拔一切含有生命的世间万物。宋代真武经典《太上说真武妙经注》卷六在本经“易号假名,度人济物,不伐其善,不矜其能”句下注云:“知易号假名,应化下土,度人济物也。故玄帝凡一出世,兴益教宗,普济物命,博施利生,行道人间而不自伐,积成圣功而不自矜,其惟道长也。”同书卷六注“物得以萌”云:“万物不匮,因一发萌,生端莫竭,交应流行。”注“万类咸亨”云:“邦君得一,万姓咸亨,昆虫草木,各遂其生。”[39]这里主要是通过称赞真武——玄帝济物度人、救护群品的功德来宣扬道教重人贵生的教义思想。
 

  四、玄帝信仰与诚信向善的教义思想
 

  与重人贵生思想紧密相连的道教教义是向善诚信。因为道教认为,要想长生成仙,除了修炼生命,或外丹或内丹炼养之外,不可或缺的就是道德上为善立功德,洗去自己的罪恶。《墉城集仙录》说:“长生之本,惟善为基。”《太上妙始经》说:“若能行善无恶,功德备足者,可得白日升天。”[40]《太上感应篇》说:“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夫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41]善则生,恶则死;善则长生成仙,恶则与仙无缘。“这样生命存在的长度便与道德上的善恶相联系,长生成仙即为至善的标志。只要行善,生命就是充实的。通过行善,人感到生命的价值,意识到生命是种享受,值得永久维持下去,而长生不死是人行善所得的回报。行善给人的感觉是生命找到了目标和追求,这种目标不会导致他走向毁灭,而是升入永恒”。[42]
 

  玄帝经典反复强调积善成仙、积恶造罪的思想。如《太上说真武妙经注》说:“故仰知玄帝,录一程嗣昌者,劝百善。罚一华嚣妇者,惩百恶。《感应篇》曰:‘其有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诸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谓转祸成福者也。'”[43]《北极真武普慈度世法忏》说:“夫人生天地之间,善恶不同,各自先身业缘所致。修善善至,修福福来。如影随形,似声应响。悟则见道,迷则居尘。”[44]录善罚恶是道教神仙重要的社会伦理功能,玄天上帝也被道经赋予了执掌功过、录善罚恶的神职功能。《太上说真武妙经注》举了许多例子,讲解真武经常降于下界“录善罚恶,辅正除邪,济拔天人,祛妖摄毒”的功能。《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称真武凡遇甲子、庚申、每月三七日,下降人间,受人醮祭,察人之善恶功过、年命长短。各书无不宣扬凡奉神行善、待人仁义者登录入仙籍,长享福寿;凡作恶多端、不义不仁者,皆有报应,或恶死,或怪病,多有煎熬。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诸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可转祸成福。
 

  向善积德离不开诚信。诚信是做人的根本,只有诚信才有利于身体健康、事业发展、家族和睦、社区安宁。道教从诞生之日起,就把向善与至诚守信写在自己的伦理纲领中,早期道教的代表人物张鲁统治汉中三十余年,他用诚信思想教化民众,《后汉书·刘焉传》说:“鲁遂自号师君,其来学者,……皆校以诚信,不听欺诈。”[45]早期道教经典《太平经》、《老子想尔注》等书也反复宣扬为善至诚、诚信守善等伦理思想。
 

  道教的诚信观继承了道家“法天贵真”、“抱道推诚”的思想。《太平经》认为天地至诚与神相应,至诚是天地之道,“天者纯为道,地者纯为德”,“道德至诚”,“至诚所加,物有自然”。就天地之道来看,日月行天,昼夜相继,春夏秋冬,四季交替,这是至诚守信的最佳例证。既然天地之道真实无妄,那么人性得于天道而守其正,也应该是真实无妄的。因此,诚信在道教理论中具有本体论的含义。
 

  按照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的理论,天与人有著相感相应的关系。人类应该“上视天而行,象天道可为”。人有诚心为善,清静专一,可以感动天地,调和阴阳,招来神灵护佑。《太平经》说:“夫天地之性,自古到今,善者致善,恶者致恶。……故人心端正清静,至诚感天,无有恶意,瑞应善物为其出。”[46]人如果丢弃诚信而互相欺骗,就会引起天地的厌恶痛恨,“使其短命而早死”。道教天人感应思想的实际用途是宣扬善恶相应,《太平经》反复阐述天神有簿书记人功过,赏善罚恶,“善自命长,恶自命短”的观点。长寿之人之所以长寿,是因为他“有忠孝,不失天地之心意,助四时生,助五行成,不敢毁当生之物。为善不行侵人,无所欺抵,诚信不敢有所负”。[47]《老子想尔注》也反复宣扬天神明察秋毫、报应无爽的观点:“臣子不畏君父,乃畏天神”;“吏民不畏法律,乃畏天神”;“人为仁义,自当至诚,天自赏之,不至诚者,天自罚之,天察必审于人”。人们欲求仙寿天福,关键在于至诚通道,以感天神,蒙获福报。
 

  道教长期以来反对虚伪欺诈,注重用诚信思想教化广大民众,其具体途径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制定道诫以规范教徒行为,教化百姓,如道教《初真十戒》第一戒说:“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当尽节君亲,推诚万物。”把一物不欺、一语不欺当作清规戒律中的首要内容。二是用劝善书、功过格的形式把诚信观内化为广大信徒内在的道德情感,如《太上感应篇》把“短尺狭度,轻称小升;以伪杂真,采取奸利”视为罪恶,劝曾行此恶事者,自觉悔改。《文昌帝君功过格》把“与人言不欺一字”视为功;把“造低银假银私钱”、“设阱诈骗”等视为大过。三是用天神仙灵形象、阴曹地府传说宣扬诚信为善得善报、欺诈不实得恶报。一般道教名山或宫观山门都设有灵官殿,内供王灵官三目圆睁,手执钢鞭,专门惩罚不诚心向善之人。道教的阴曹地府中设有各种刑罚,有些是专门为奸邪欺诈之人设置的。道教还通过编印道书仙传、悬挂匾额楹联、讲述神话传说等途径宣扬诚信向善。
 

  宋代玄帝经典明确反对虚伪欺诈,注重用诚信思想教化广大民众。《北极真武普慈度世法忏》卷九谴责了“徇名失实,悖行违言,徙木予金,偿城易玉,矫枉辄欺于人已,虚辞不畏于神明”及“与人弗诚而多行背约”[48]的行为。认为凡有背真就伪、不诚不信行为的人应虔心忏悔,痛改前非,求神宽恕,除诸罪业。《北极真武佑圣真君礼文》谴责“伪诈伤真多巧诈”,“高低秤尺或欺瞒”[49]的行为,与《太上感应篇》一样,把“短尺狭度,轻称小升;以伪杂真,采取奸利”视为罪恶,奉劝曾行此恶事者,自觉悔改。
 

  《玄天上帝启圣录》卷八讲述了几个或制假贩假或诡称祥瑞以聚敛钱财而遭报应的例子,如“假烛烧尘”条云:南安军开隆观前有一杂货铺,铺主黄禹见“本观凡有会设合用物件,皆于此铺收买,惟蜡烛尤多,却将臭秽牛脂、触朱破布,伪作真净蜡烛出卖,不惟烟气薰触上圣,兼祭赛求福,反求秽渎”,北极大帝令下天曹诸司检攒。后该观真武殿行者梦一神人,告诉他:“观前卖蜡烛者,曾三世为人,世世恶业,今姓黄名禹,犹卖秽脂假烛,触犯天曹,罪恶贯盈,永失六道,合为微尘。”次日,该杂货铺失火,“其黄禹因贪救物,致令火逼,烧为灰尘”。该经用恶有恶报的故事来告诫民众:经商要讲诚信,不要奸诈作伪,非法贪财。“华氏杀鱼”条记载兴化军人氏程嗣昌,“少为商贾,……买卖不使轻重斗秤,不亏他人价值”,后无疾而终。“虚财化砾”条称韶州阳明宫有洞天,名青罗福地,每年端午节正午时,“有杂色飞鸟,俱来洞前飞舞嘻噪,人谓众禽随鸾凤来仪,因作散禽斋会,掊率钱物,置备纸马,以此名目,忏献诸天星宿”。该经称真武神认为阳明宫住持道士张安象诡诈骗人,率财冒达天曹,背逆正道宫观,警告三年仍不悔改,乃用天火将该宫烧毁。后官府下令将张安象还俗流放。道教将“设阱诈骗”,“掊率钱物”视为大过,即使道士犯此罪过,天神也将予以惩罚。
 

  道教伦理中的诚信观,内容丰富,对下层民众意识形态影响很大,值得作更深入的研究。宋代是商品经济发展迅速的时代,工商业界信仰真武神者也不在少数。宋代真武经典强调经商不能损人利己,非法贪财。“非道之财”不可取,给神供献的钱物必须是靠勤俭诚信经商而得的“净财”。道经宣扬诚信不欺的商业道德,是与宋代商业发达后社会对商业道德的呼唤相一致的。
 

  综上所述,玄天上帝是武当道教崇奉的至尊天神,也是道教崇奉的天界尊神。玄天上帝信仰是武当道教的特定信仰,也是典型的道教信仰,蕴含著丰富而深刻的道教义理。玄天上帝信仰积宣导重人贵生、诚信向善等伦理思想,既充分体现了道教教义的基本精神,也生动地阐释了道教对社会人生的终极关怀。玄天上帝信仰所宣扬的道教义理,不仅在历史上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在今天也仍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为我们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实践提供了宝贵的思想资源。

[责任编辑:唐武娇]
 

相关新闻:

玄帝故事 | 玄帝神系 | 玄帝经典 | 玄帝祀典 |玄帝信俗 | 玄帝宫观 | 两岸三地玄帝信仰 | 海外玄帝信仰 | 玄帝文学 | 玄帝研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号:鄂ICP备12002282号

主办: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