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在线—玄帝网! 2018年06月02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玄帝研究 > 玄帝论文 >

从玄帝经典寻找玄帝社会教导的线索

2013-09-23 08:33:07   来源:玄天上帝信仰暨武当文化研讨会论   作者:王琛发   点击:

  玄帝信仰文化立足于经典的社会教导
 

  当一个信仰是以有神论立论,它首先必须相信神明和人间能够互相沟通。要是神明与人间互不沟通、各不相干,就没有信仰的必要。这也意味着,信众之所以成为信徒,是由于他们相信自己可以得到神明的启示指引,自己的祈求也可以上达神明。如此,信众也就有义务去理解神明的指示,或者进一步根据神圣指示在世间广布流通神明的教导。但是,要理解神明对信徒的教导,首先要有经典根据。玄帝经典之所以重要,也是基于此理。
 

  从信仰的角度去看经典,一部经典之所以被视为神圣就在于它受到本身的信仰群体确认为神灵的启示。从信仰的立场,经典都是神启的重要部分,不同的经典出现在不同时代,也各有所重,并不矛盾,都是在回应不同朝代和地域的应世之需。经典既然是神的启示,也当然就是信众追随的示范,是信徒为人处世以至出离苦海的指引。
 

  确定了经典是信仰文化的载体,也就能确定经典是各种信仰议题的主要依据,又是宣扬信仰的根据。而且,经典的内容还决定了信徒必须拥有的思考方式、价值观、生活方向与生活方式。信仰者首先必须相信经典记载的神迹,才会同意它是表达神明启示和规范信众的作用。一旦确立了信仰,经文的内容不仅启发和规范人们的信仰内容以及信仰方向,也确定信仰文化的道德立场以及价值取向,如此便保障了信徒个体的心灵净化,也确保信仰群体的认同凝聚有所根据。
 

  如此当知经典的功用在于指示信众心灵提升的方向,也是信仰群体建立共同意识以及互相认同的依据,要判别个人或群体的信仰实践是否合乎神圣教导,最终还是必须回到经典。
 

  以玄天上帝信仰的神圣教导来说,玄帝信仰虽是源自道教的教义,但又有它自己的特点。正因如此,元始天尊才会在《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里告诉真武“可依吾教”,这不是怕玄帝不明白或信徒不依从,而是通过神明与神明互相之间的确认与叮嘱,强调经典教导的神圣本质与神圣本源,同时也强调经典的特殊性与针对性。
 

  信众读诵玄帝经典,目的是和自己信仰的神明对话,让自己和神明之间心心相印证,有能力正确的替神传话。因此,寻找玄帝关于社会立场的教导,不能不是回归经典。但所有的经典读诵,最终还是要依教奉行,必须是“可依吾教”。如果信众仅是信仰神明而不信经典,不能按自己所信的神明的教导去实践社会生活,这样的信仰是假的、是死的。玄帝经典立义在元始天尊告诉真武“可依吾教”,未来才不会迷失方向。
 

  反过来,万一个别的信徒不理会原来流传的经典,反过来根据自己的需要视神明为祈求利益的对像,又以自己的方式解说神明,经典流传不下去,神灵的精神还能流传世间吗?如此即是人心远离神道,一旦天道与人心愈离愈远,信仰也就难于判别邪正了。
 

  以《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和《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经典为例,阅读这两部全球各地华人世界流传极广的真武经典,可以发现玄帝信仰具有强烈的入世倾向,玄帝信仰是以神明降临人间斩妖除魔构成社会教导的重心。真武降世也不是以一国一族作为救度的对像,而是开示出信仰的普世性质。
 

  《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指引玄帝社会教导的方向
 

  《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可说是论述玄天上帝信仰文化的最基本根据。本经一切对话皆发生在天上,最重要的出场神仙有元始天尊、妙行真人以及奉诏下界除魔的真武神将。可是,在整本经典里,神圣境界自始到终都在关心和讨论着人间的事。《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提出了人间缺乏忠孝仁义会导致自我与他人的沉沦死亡,经文通过玄帝奉元始天尊谕令降凡灭魔的事迹,将人间的灾难形象化的视之为六天魔鬼肆虐,正是要说明忠孝仁义对稳定世道的重要。
 

  如果说,信仰者的终极表现在于依教奉行,那么,《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带给信徒的启示,显然是要大家以拯救苦难生灵为己任,学习和支持玄帝的志业,去实践人世间的公道。在经中,真武未出场之前,经文最初一段描述元始天尊的说道情境,说天尊是“于八景天宫上元之殿,安祥五云之座”,当时有“三十六天帝、十极真人、无量飞天大神、玉童玉女、侍卫左右,一时同会”,又是“鼓动法音,天乐自响,大众欣然,咸听天尊说无上至真妙法”,可见这是一个神仙心真至善、极尽美妙的境界。更重要是,《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足以证明神仙境界并非见不到人间疾苦,更不是脱离人间疾苦,它与下界的苦乐吉凶是互相贯通的,神仙展开对话的因缘乃至玄帝下界护民的源由,都是缘于诸天神圣不忍坐视人间灾难。
 

  由此可见,《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既是描写“天上”以表述神圣之境界崇高,又是通过诸神为了“下界”不安表达出神圣之所以神圣——人间各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正是玄帝必须率领天军消灭的对像,而天界的祥和首先要体现在世俗的安宁。
 

  本经作为碑铭文物的较早记录,可见于陈垣编繤,陈智超、曾庆瑛校补的《道家金石略》。在书中,原属北京大学图书馆藏的艺风堂拓片碑本《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落款是“宋元符二年”。经文刻在碑上,即意味着面向“公众”的必要,也意味着“流传”的必要,而且还反映了长期传播的需要。古代民众不一定有能力收藏木刻经书或者雇人手抄经典,通过这种位于公共空间的公众性传播载体,信仰就有更大机会扩大影响到民众之间。“宋元符二年”(1099)的碑文作为古代传播媒体,足以说明玄帝经文早在宋代已经流传到道士圈子以外。这也说明,自宋朝以降,玄帝信仰的经典,并不似一些必须“秘传”的教导,而是带有入世的立场,也拥有普世传度的取向。
 

  从《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的开经因由,可知经文记载的是天上的事,关心的是人间的事,目标在消除人世间的苦难。它的经文刚说完天尊为众仙演说“无上至真妙法”的神妙境界,文字一转,就记载地上秽气上冲天界的危机:“上元天宫东北方,大震七声,天门忽开;下观世界,乃有黑毒血光秽杂之气,幽幽冥冥,从人间东北方,直上冲天,盘结不散”。以后元始天尊解说,上述黑毒血光秽杂之气直冲天界,源于下界生人的灾运:“今已阴阳数尽,劫运将终,魔鬼流行;信从邪道,不省本源,谄求余福,昏迷沉乱,不忠不孝,不义不仁,好乐邪神,祷祭魔法,今为六天魔鬼枉所伤害。或老或少,或男或女,未尽天年,横被伤杀,本非死期,魂无可托。鬼毒流盛,死魂不散,怨怒上冲,盘结恶气”。由此可见经文所表达者不外是“天心自我民心”的相同义,认为世间的“恶”主要是“信从邪道,不省本源,谄求余福,昏迷沉乱,不忠不孝,不义不仁,好乐邪神,祷祭魔法”。从古到今,一切名利权位与私心迷执互相的恶性循环,何尝不是所有社会问题的根源?
 

  元始天尊说法的境界原是庄严美妙,但人间的灾难若不平息,又足可震惊天上,让代表至善、至真、至美的天上境界为之怜悯不安;所以妙行真人才会问天尊“况此境清静太阳道境,何得有此黑毒之气,盘结冲上?是何异因?”。而神人既然生活在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并且也拥有相应的情志,就不可能忍心坐视人间弥漫着相反于神仙境界的苦难灾厄,于是妙行真人与诸位与会神仙听闻天尊说明真相,居然是“心大惊怖,欲请天尊威光暂降下方,收除魔鬼,救度众生,拔济幽魂,去离邪横”。
 

  事不关天界,累世修行的神人居然也会“心大惊怖”,怎么可能?正是由于神仙的心灵视万物生灵为平等一体,所以元始天尊以下诸神才会把众生的惨痛视同神人自己的惨痛。《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这段诸神“心大惊怖”的经文是以宗教教导为出发点,示范“慈悲”的具体心情体现。
 

  当众神要求元始救度众生,元始天尊的说法是“不劳吾威神”,如此就引出了真武神将奉谕下界的因缘。再看真武神将的生平,天尊介绍他原是净乐国王的太子:“不统王位,唯务修行辅助玉帝,誓断天下妖魔,救护群品。日夜于王宫中,发此誓愿,父王不能禁制,遂舍家,辞父母,入武当山中修道四十二年”。以道教的态度,名利享乐的引诱,不仅会导致贪欲膨胀,也会造成个人失道,于是很容易就要走向社会的反面,违犯大众的共同利益。《妙经》述说的玄帝成道前的事迹无疑提供大家修道的楷模。个人若要诚意做到救度众生,本来就不应耽迷于名利享受。所以真武的出场简介,开示大家如何做到舍除凡执,以俭朴护生的心情去博爱万物。
 

  再看点破《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中心思想的〈奉礼咒〉,可知玄帝所要解决的问题,正是判断信仰方向的基础。〈奉礼咒〉全文有说:“六谊或失,四民有争;上不宽恕,下不忠贞,或魔或鬼,或妖或精,恣横荼毒,干扰生民。全家疾患、累岁官刑、财物耗散,骨肉伶仃;性命枉逝,灾祸相萦,秽杂之气,上达天庭。天尊有命,令与安平,有妖皆剪,无鬼不烹;温疫之吏,束首伏膺;鬼精灭爽,邪魔推倾。吾有十万力士、五千万兵,天上天下,从吾降升。拒吾者灭,奉吾者生,恶吾者辱,敬吾者荣,礼吾者寿,非吾者薨。吾有此令,人鬼咸听。”从这段文字,可知玄帝信仰所祈求的是一个理想的世界,认为人间社会必须扫荡群魔诸恶、圆成良善和平。
 

  《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的所谓六天魔鬼,在人们心目中,实为导致“水、火、旱、蝗、瘟、妖”六种灾害的兴风作浪力量。一个信徒在日常的行为,到底是“奉”、“敬”与“礼”玄天上帝,或者是对玄帝保持着“拒”、“恶”、“非”的态度,当然可以根据经典找到答案。
 

  《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最后记载,玄帝奉命降魔伏鬼成功,元始天尊命令玄帝:“自今后,凡遇甲子、庚申、每月三、七日宜下人间受人之醮祭,察人之善恶、修学功过、年命长短”。根据这段经文,玄帝并不是人们有事方才祈求的对像,其职责亦不止于感应和回应人间的祈求,也不止于断灭天下妖邪。他是每个人日常生活的监察者,与人世间的关系密切。既然玄帝所司职权包括年年月月例常下界考察人们善恶、修行、学习、功过,赏善罚恶,并且管理人间的寿命长短,人们更应效法玄帝的教诲。
 

  如果相信世间有天道,天道一定要慈悲兼且公正方才值得下方万民信仰。在玄帝的信仰文化中,神灵正是慈悲公正的神圣化与形象化,经典带出的神明事迹代表了大道以至天理对人间的要求。
 

  就信徒立场而言之,玄帝下界察人善恶的说法,也是经典警惕世人的重心。除了这本普遍流传的《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几乎所有真武经典都采用了与本经相似的说法,声称玄武下界降魔是为了对付六天魔王,而六天魔王能在世间发动诸妖精众鬼怪,又是由于人们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转善向恶、信从邪道。所以玄帝经典的教理当然是教导世人遵循正道,以实践忠孝仁义作为避开妖魔鬼怪的基础。
 

  在玄帝一再下界视察人间善恶的过程,信徒给玄帝看到的是他/她全面的自己。当玄帝下界监察世人,一个人面对社会上的各种五光十色,以及面对他人的疾苦,自己要如何抉择?要表现出怎样的人格态度?这正是玄帝经典等待着的世人回应。
 

  《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指导玄帝社会教导的实践
 

  除了《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另一部《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则显然提供世人实践玄帝社会教导的答案。《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建议说,要救度世间必须从尽孝报恩做起,也就是必须从人人皆自幼培养的亲子关系做起,从孝道推己及人。
 

  《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从阐释学道者对待世间的人伦立场出发,首先是把一个人的父母说成是“始相”,认为“始相”是孩子“我相”的本源,由此而提出人们对待自己以至对待父母的态度必须一再提升,从“有相”到“无相”再到“不着有、无相”的层层境界,再以“灭相”为孝道的最高要求。但它教导的重点不仅在理念,而是注重在把目标放在“修缘证妙”和“积行通妙”的言行实践。所谓“修缘证妙”就是要正视和修好眼前的因缘,把一切要做到最恰到好处,如此才可以达到“积行通妙”。
 

  孝道本来就是儒家构建伦理秩序的基础。在儒家,所谓尽孝,就是个体在最大程度上实践“亲亲”和“报恩”。人们是通过学习以及社会化的过程,把“亲亲”和“报恩”渗透到个人意识里头,左右了价值观念以及感情取向,转化成应对社会的个人信念,如此孝道就在个人身上潜移默化,成为文化和价值传统的传承,表现为随时自然流露的责任感。玄帝信仰重视尽孝报恩,说明了儒家和道教对待世道的价值观是一致的。《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显然是肯定了儒家以“亲亲”与“报恩”为基础的孝道,从宗教的观点进一步对尽孝报恩的理论论述作更深入的延演。从《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教导的要点,可以看出它除了和儒家的主张一致,又是以道教“内修无欲,外积功德”的思想作为指导,结合对生命轮回的论述,认为脱离轮回以及拯救众生之苦是完成孝道的出发点,也是孝道毕竟的目标。
 

  从人的存在去看,人的生命是依赖于天地、社会、祖宗、父母而得以成全其生存与生活。理论上,亲子关系又是每个人来到世上最初接触、是最直接与亲密的人际关系。孝道以“亲亲”作为运作机转,是由于它本是立足于每个人自幼与父母长期相处培养成就的同理同情心,建构出对父母的理解和感情投入,构成了对家庭、家族以至祖先由具体经验支持的凝聚力。由此,孝道的感觉是贴近生活的真实感觉,其它的人际感情也必须是来自这一感情的学习、体验、扩展和演延,才会有真实感。其它关系的正常、真伪,亦可以从这一关系的正常、真伪得到验证。而根据“报恩”的理念,个人是倚赖父母用心教养才能生存世上,所以反哺父母其实是一种平等的同理心,也是对后人的社会化/规范示范,又是社会延续的基础。
 

  即使在父母死后,亲亲和感恩的对像已经不在人世,但是心情不可能断绝。而且每个人本身就是父母恩情成全的对像,个人以至后人的生命与生活也都是来自父母恩情的延续。因此,“孝”就不只是对父母,而是可以延伸到对于累世一切先人的感恩。
 

  《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经文前半部分的正文内容是由玄天上帝演说父母生养儿女之艰难,从而劝告世人修行报答父母恩,后半部则教人常思“玄帝报恩圣号”,向玄帝祈恩,以报答让自己得到现在形象的本源的累世父母,祝愿“我见(现)在父母福寿增延,过去父母早得超生”。经文大致是说,人是依靠父母生养才会得到“我相”,但孩子有了“我相”就会产生出很多“我”的要求,让父母为了孩子自己的“我”尽力为孩子操心。当父母作为孩子的“始相”,常是附属于这个孩子的“我”去烦恼,最后是“父相母相,日渐衰朽”。所以,人人都曾经是他人儿女,也会当上他人父母,所谓的烦恼而引申出来的种种执着、种种偏见和行为的不完满,就会出现在每个人的人生,如此就“父母男女,轮转无已”,受到轮回之苦。“我”为了不让自己的“始相”受苦和回报父母恩,就必须“悉灭贪、嗔”(基本上即是从把各种自私的要求和不满去除做起)、“悉破险峻”(基本上即是从主动克服自己和父母的各种险阻急难做起)、持念平等(基本上即是就是从以同理心和同情心对待父母以至他人做起);最后还要既无私欲又常积功德,一路修道到“不着相”,就可以让自己与父母都脱离轮回之苦。
 

  从《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思考经文,所谓的修己度人,就是建立在灭除个人的贪、嗔,如此才能公平的尽孝报恩,而不会背弃父母祖先。同样的人格精神也保证了对父母祖先的孝心可以推己及人,并且不应止于现世父母,也要回报信仰中的累世父母亲人。《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从信仰上进一步认为,个人一旦修道有成、济世有功,还能回过头超度现世父母、前世父母、九世祖先,使累世父母祖先全体同登仙界。这一来,尽孝报恩的对像可以包括全人类以至一切众生,由此便从信仰的角度确立对一切有情生命的尊重。
 

  由此可见,《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是把破执、不着相的教义与原本儒家对孝道的教导互相联系贯通,开宗明义说明修道的最基本功夫是要从眼前最现实也最真实的关系做起,最先是要兼修内在的无欲与外在的功德。玄帝的《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阐释的是一套因孝心而完满修道、因修道而完满孝心的教义,它既是宗教教导也是社会教导。如此教导,也是将人们对于孝道的定义和要求推高到神圣境界。
 

  再对照其它的玄帝经典:《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有说,玄天上帝修成后,父母亲被玉帝封为“静乐天君明真大帝”以及“善胜太后琼真上仙”;而《玄天上帝启圣录》又曾引述元朝延佑元年(1314)的下诏,朝廷封玄帝父亲“启元隆庆天君明真大帝”以及封玄帝母亲“慈宁玉德天后琼真上仙”。这些说法都是和《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的教导一线贯通、互相呼应的。
 

  《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这套论述,是基于轮回观念,里头涉及的假设认为“众生”过去皆可能是“我”父母先人。这里暂且不去争议轮回信仰真实与否,但是这一说法所内涵的精神价值,是建构在认为一切人类乃至生命皆是与我有情,也皆是照顾与报恩的对像;这无疑就包容了朴素的人道主义,并且也合理化了人类参与环保护生的义务。玄帝经典对于孝道的启示,是进一步巩固了信仰的神圣面貌,也提供信众得以净化心灵的价值取向,促使信徒更自觉也更自信的努力回报父母恩与社会恩。
 

  实现社会教导是对信仰的真诚呼应
 

  从玄帝信仰的长远发展来说,经典是必要的,它反映了神灵对人间的态度,也是信徒思考与生活的示范。《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和《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两部经典的内容足可反映玄帝信仰的人间实践方向。它们都是立足于却恶扶善的教导。如果说,《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足于反映玄帝信仰对消灭灾厄、维护伦理以及社会公道的要求,那么,《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则是进一步说明慈悲和公义可以从个人的自我修养以及最贴近自身的家庭生活做起,推己及人,最终实践出对地球全体生命的关怀。
 

  由此可见,玄帝信仰的入世精神与它的神圣境界是两面一体。它是入世的,也是神圣的。信仰惟有进入世俗的实践去活出教导,才能证实它的神圣有益世间的。
 

  当然,今日许多所谓经典,并非当代的产物,都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因此,读经要活在当下,就必须让自己的思想回到经典的时代,认真考查经书在当时所根据的语言、历史环境、说教对像和表达的针对方向等等。但信仰者对自己必须要有依教奉行的高度要求,才能活在当下,也才能活出信仰。信仰经典不仅要清楚经典里边说什么,还要知道如何在新时代和未来活出经典中原来的“神明启示”。
 

  从经典的内容去思考眼前的世界,我们或可进一步察觉,当前全球交通和通讯已经发达形成紧密一体的网络,但玄帝的经典教导所提出的的负面现象显然并未消灭,“水、火、旱、蝗、瘟、妖”六种魔鬼依然不时对人类施虐,元始天尊在《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告诉玄帝的“天下和平”至今在人间还是未能实现的愿景。这时候,重新翻阅《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里头元始天尊对玄帝训诲:“可依吾教,供养转经,众真来降,魔精消伏,断灭不祥,过去超生,九幽息对,见存获庆,天下和平”,也许应该考虑良多。最实质的“供养转经”本应是从“可依吾教”做起,以人的心灵行为全面地投入,如此才能供养神灵的旨意、转化出经典在现实社会的生命力。
 

  单是祭祀玄帝, 固然表达了敬意,但是毕竟还是没能活出经典的启示。今日天下的玄帝庙固然很多,但是如何能实质做到“供养转经”,关键在于如何在当代社会实践玄帝信仰的社会教导,回应各地区社会疾苦的呼唤。本文就信仰者而言只能算是抛砖引玉的导论,说明传统以来的玄帝信仰有一套社会教导,而且它能传达出为社会谋福祉的强烈信息,也有实践的切入点。但是,要将玄帝信仰进一步落实到地域性的具体实践,还有待各地玄帝信仰同道依教奉行、审时度势、共同呼应。

[责任编辑:唐武娇]
 

相关新闻:

玄帝故事 | 玄帝神系 | 玄帝经典 | 玄帝祀典 |玄帝信俗 | 玄帝宫观 | 两岸三地玄帝信仰 | 海外玄帝信仰 | 玄帝文学 | 玄帝研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号:鄂ICP备12002282号

主办: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