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在线—玄帝网! 2018年06月02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玄帝研究 > 玄帝论文 >

武当玄帝信仰与道教内丹法诀

2013-09-22 16:53:36   来源:第五届国际道教论坛大会论文   作者:佚名   点击:

  武当道教是中国道教中以崇奉玄天上帝为主的一大道教门派。武当道教之所以崇奉玄天上帝,源于玄天上帝修道武当山的道教传说。传说玄天上帝乃天上北方玄武星座的灵气所化,于黄帝时某年投胎于净乐国善胜皇后腹中,三月三日出生。生而为太子,却不愿继承王位,十二岁得紫虚元君点化,立志修道。十四岁离开皇宫赴武当山修道,有乌鸦引路,黑虎巡山,弥猴献果。在山修行十分清苦,几退凡心,又经师父变化成老妪磨杵,点化警示,终立誓志,拔剑削梅枝插于榔树之上,言修成之日,梅于榔树开花结果,后果如其言。又言太子离家出走,母不忍舍,带五百御林军紧追。追至山里,太子抽剑划地成河,阻住其母。其母于山坡上嚎啕大哭,滴泪成池。又言太子经四十二年苦修,将得道时,师父紫虚元君化一山姑前来试道。山姑于林中大呼救命,太子闻讯持剑赶来,驱走猛兽,救下山姑。山姑为谢太子救命之恩,要以身相报,太子不允,怒斥山姑轻浮。山姑哭道:“恩人既不相允,我也无颜于世,不如一死了之。”乃向崖头纵身扑下,跌落万丈深渊而身亡。太子见一怒之下逼死一条人命,乃思修道何益,不如以一命相抵,乃也翻身扑下崖去。岂料此时空中有五龙捧拥,托住太子,直朝天宫而去,乃被玉帝册封为玄天上帝,镇守北方,司掌人间善恶。此也成为玄帝成道武当山的“五龙捧圣”之说。
 

  笔者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热心研究武当道教,特别又因为治病养生的需求,开始步入道家内丹修炼的实践,随着研究和实践的深入,渐渐觉察到,武当道教的玄帝信仰中,其丰富的故事内容不但与道教的社会教化需要有关,也包含着一些机密的内丹仙学修炼的法诀。同样也不断发现,武当道教的建筑布局与道家内丹修炼的内涵也紧密相关。后来就在《武当》、《中国道教》、《历史大观园》等刊物相继发表有关文章,阐述自己的观点。特别是《景山大佛之谜试揭》一文,从北京景山公园的地质卫星遥感图片呈现的“大佛”图像,联系武当山紫霄宫的建筑布局,论证二者均是道家修炼的图示。此文当时(约为1988年)被《历史大观园》和《中国道教》两家刊物登出,又被国内十余家大型媒体报道,引起不小轰动。后来笔者又在拙著《武当山千古之谜》(人民体育出版社1994年出版)一书里将有关内容作了专题论述。
 

  但笔者的以上认识与发现终归是一种个人推测论断,虽说不无道理,然缺乏史证的支持,在学术阵地上就有一种孤军无援的凄烈之感。
 

  然而,就在此后不久,当笔者在研读《伍柳仙宗》的时候,就有了拍案叫绝的欣喜。原来,笔者将玄帝修道武当的传说与道家内丹修炼联系起来的推测论断,在这里有了肯定的答案。
 

  譬如,对于玄帝修道武当山的“五龙捧圣”的传说,在《伍柳仙宗》里就有五处以内丹密诀作解,并言直接来源于武当教派内部的密传。
 

  对于这一发现,笔者早欲动笔成文,无奈事务繁多,一拖再拖,现在终能伏案命笔,了却一桩心愿。
 

  《伍柳仙宗》一书,是集明代伍冲虚《天仙正理》、《仙佛合宗》和清代柳华阳《慧命经》、《金仙证论》于一体的内丹经典。由于该法派通融儒释道三教,且将古丹诀中佛道两家的比喻和隐语一泄无遗,且述法详尽,故从晚明到清民以来,在内丹学界影响甚大。现将其中五处有关“五龙捧圣”法诀引述如下。
 

  第一处:《天仙正理·道原浅说篇》有云:“玄帝修于武当山,于舍身崖下舍其凡身,以五龙捧其圣体升于万仞崖上。当知此为超凡入圣一大妙喻也。盖玄,言北方之色,言坎,肾也。借帝喻我之婴儿,言水中之灵宝也。五龙者,工法中之秘机。五龙捧玄帝上升,即是以秘法捧真阳大药上三关转顶之喻。”
 

  本文开诚布公地说,“五龙捧圣”是内丹修炼中将凡躯换为圣躯的关键秘法的比喻。玄帝之玄,指五行中北方之黑色,在卦象为坎卦,外阴内阳,在人体的五脏为肾。玄帝之帝,象征再造生命的先天元气,丹诀喻称为婴儿,即人之新生命。因它是生命的真主宰,故称为帝。元气,用现代科学知识来说明,它就是人赖以维持生命活力的信息、能量、物质综合源。同样,它也是宇宙赖以生存的上述综合源,因为它在宇宙中无处不在,功用又奇妙无穷,所以,古代圣贤又称它为神,意思说它阴阳不测。如《易》曰:“阴阳不测之为神。”《说文》曰:“帝,谛也。王天下之号也。”可见“神”和“帝”,原始的意义皆是表示一切自然包括一切生灵在内的主宰,是一种哲学概念的表示用语,并未专指神仙、皇帝,而恰恰是后来一些人认为天帝、皇帝主宰天上、人间,才把“帝”的用义专用和倾向化。其实在古代许多文人的词句里,“帝”仍然指原始义。如《庄子·徐无鬼》在解释药物的作用时云:“药也,其实堇也,桔梗也,鸡雍也,豕零也,是时为帝者也。”《庄子·刻意》云:“化育万物,不可为象,其名为同帝。”说的都甚是明白。特别后者,直接明指“帝”就是无形无象却化育万物的元气。关于把元气称之为帝(帝生天地,乃天地之元,所以可称为元帝),最早的隐喻之语可能要数《周易》“说卦传”中第五章,其曰:“帝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乾,劳乎坎,成言乎艮。”这可说是对元气进行的最崇高最生动的揭示。但这个先天元气的生命婴儿,最初是从肾中之精水中炼得,丹法曰炼精化气,又曰水中生金。先天元气聚炼到一定的高质量被称为真阳大药。将此真阳大药从督脉的尾闾、夹脊、玉枕三关送上脑中之泥丸宫,需要特殊方法的辅助,故名五龙捧圣。
 

  第二处:《天仙正理·直论九章》之“火候经第四”中,论述到火足止火时,伍冲虚言:“老师曹还阳真人自云曾亲见此事来,故深为我弟兄详嘱之。同问师:‘前炼丹时也知采得大药冲关,特未过耳。今复为之熟路旧事不异,何得有此倾危?’老师曰:‘当初李真人传我时,言药火最秘要者,尽与你明之矣,即可修而成矣。但关之前有五龙捧圣之法是至秘天机,非天仙不能传,非天仙不能知,非天下之可有,非凡夫之敢闻。待你百日功成止火采大药时,方与你言之。’……”
 

  这一处文章里有三个要点。第一要点讲五龙捧圣是丹法传承中的至秘天机,不是上等天仙大材是不能传的。第二要点讲五龙捧圣之秘法是在百日筑基功成之后止火,七日采大药时使用。第三要点透露了该派传承关系:即伍冲虚与其弟伍守虚事师曹还阳,曹还阳事师李虚庵(即文中所指李真人)。
 

  第三处:《天仙正理·直论起由》中“三关工”伍冲虚曰:“即名五龙捧圣者,从此超凡以入圣。乃圣圣不轻传之秘法天机,世间之所不知不闻者,必俟百日之功成者而后言之。“
 

  这一处是在论述行功的具体关键时讲到五龙捧圣。因有重复之义,故不赘述。
 

  第四处:伍冲虚《仙佛合宗》之“大药过关服食天机第六”云:“太和插血盟天作礼四拜,长跪问曰:‘七日采药天机以蒙师传授,但直论中所谓大药过关有五龙捧圣之秘机,未审是何秘义?个中幻妙,恭望大慈俯垂详剖。’伍子曰:‘前派仙师欲明过关秘旨,故借玄帝舍身得道之事比喻言之。所以喻言之者,以五乃土数,真意属土;龙乃元神,元神乃真意之体,真意乃元神之用,体用原不相离,故云五龙。捧圣即大药之喻。用意引大药过关,故曰五龙捧圣也’。”
 

  此处将五龙捧圣的秘义剖析得更加清楚。五,乃金木水火土排列顺序之五,为土,在五脏归脾,在五志归意。土王四季,有中和保养之义,故此意为真意,性质虚静,灵明,中正。龙象征元神,是真意的载体。所以说五龙就是真意。圣,即先天元气,又名大药,又名婴儿,以其为生命主宰,则象征玄帝。用真意督导扶持先天元气通过尾闾、夹脊、玉枕三关,就比喻为五龙捧圣。
 

  第五处:《仙佛合宗》之“门人问答”中有伍冲虚堂侄伍达行(号太乙,伍守虚之子)的五问,其第五问曰:“法中有五龙捧圣,前次未闻。果前次凡尔不得,抑前次圣真无此法可闻乎?”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五龙捧圣这一秘法,在以前的各家丹法传承中始终未听说过。这是以前各家丹法的传人资格不够没能得传,还是以前的圣真们就不知这一秘法?
 

  伍冲虚回答:“有且多,皆功法之喻耳。昔世尊喻之曰‘芦芽穿膝’,岂磬石之能长芦芽乎?达摩喻之曰‘折芦过江’,岂航海之僧海不以芦而江以芦乎?皆其妙喻。而独恶愚夫执之妄言以诳世,可羞也乎!”
 

  伍冲虚的回答是说,类似五龙捧圣这样的暗喻在前代各家的丹法传承中都是有的,而且非常多,不过借喻的例事各不相同罢了。比如佛门的世尊所喻的“芦芽穿膝”就比喻一个芦芽要从磬石中穿过,你说芦芽真能从石中或膝盖骨里穿过吗?比如达摩说他能‘折芦过江’,你想他真有借一根芦苇踩着过江的本领,他从印度来时为什么要从海上坐船而来,而到了中国才一苇渡江呢?这不过都是类似于五龙捧圣的丹法秘机比喻而已。而最令人讨厌的就是社会上一些一知半解的人,执著于表面的文字,把比喻当真事而到处宣传,既误已又误人,真替他们感到羞愧。
 

  伍达行又问:“此五龙捧圣比喻,也喻古人乎,抑今曰之喻也?”
 

  此问的意思是说,有关五龙捧圣的隐喻,是从古代就有了,还是现在的人比喻的?
 

  伍冲虚回答:“前玄帝证道于轩辕黄帝五十九年甲子岁,当离凡质以养神胎之际,用此法留为法象于武当山,号舍身崖,超脱凡胎也,曰五龙捧圣入圣位也。喻此以示后人,度人之心何殷也!故修仙传道者得闻而谓恶(注:音乌,为何的意思)无闻也。岂虎皮座张真人静虚幽栖于武当。其后口传于芦江李虚庵,虚庵口传于南昌县武阳里之曹还阳,口授止我及汝父真阳。得与闻者还有熊秀庵名守虚,邓绍光名守空,皆新建县西山之仙种也,并曹还阳之子希名守玄者数人。虚庵以此得仙,大显神通,济民救世,仙隐于万历乙卯年(注:即公元1615年)。还阳以此证道,含光太虚,又仙隐于天启壬戍年(注:即公元1622年),当此欲藏于西山之时,已形于笔矣……”
 

  伍冲虚的这段回答,是说有关五龙捧圣的法诀,早在玄帝修道武当时就以法象(即舍身扑崖的故事)示后人以法诀,此后便在武当山道教内部秘传,并非张静虚真人在武当山修炼时才有的。
 

  我们从《伍柳仙宗》的介绍,可知该秘法的传承关系为:伍冲虚受之曹还阳,曹还阳受之李虚庵,李虚庵受之张静虚。张静虚,又号虎皮张,又有称虎皮座张真人,因人多见其以虎皮为衣为座故名。武当山《太和山志》记为明朝人,于榔梅祠南峰构楼庐居于内隐修,所居之处人不易登监,后终于此。按今北京席春生先生所传全真法脉一系,溯源为丘祖全真龙门一脉,丘祖门下首传赵抱元,赵传张碧芝,张传陈冲夷,陈传周大拙。周于西蜀碧阳洞收弟子张静虚。综合推论之,张静虚于武当山修炼时应在明朝中期。既然张静虚所得“五龙捧圣”法诀受之于丘祖全真龙门派,说明在元明时期武当山的全真派中早已有了“五龙捧圣”的秘传,而其在武当道教内部的秘传则会更早。
 

  当然,“五龙捧圣”只是玄帝于武当山修道全过程中的一个情节故事,作为武当道教门中的内丹修炼,它也只透露出了这一个秘机。但由此可知,武当道教流传的有关玄帝修道的所有故事,其内容都与内丹修炼法诀有关。为此笔者也进一步作有破译,有待以后一一披露。
 

  笔行于此,笔者顿生感慨,深深觉得今天的人们对道教的认识甚为浅薄,似乎以为道教作为宗教不过就是念念经做做法事,或者某位教徒爱养生他就打他的坐,练他的功而已。这此浅薄的认识也同样存在于一些道教徒的思想里,他们不理解道教深层次的内涵,不知一个道教徒肩负的使命为何,只以从事简单机械的宗教职业为能事。
 

  记得原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闵智亭道长(已故)编著过一本《道教仪范》的书(1990年中国道教学院编印),其中讲到:“道教有一体二用之行。一体者,道,本老子清静无为之旨……宗教者……阐教演法,普渡众生……”也就是说,道教崇奉的“道”就只一个,但道教为了把“道”的内涵教化全民,并为全民接受,就需要针对不同对象采取不同的教化方式。如社会人中分上士、中士、下士,教化的方式也就要采取高雅、雅俗共赏、低俗等不同方式。所以,同是玄帝信仰,有信其道者,可以道化人;有信其诀者,可以诀修人;有信其神者,可以神威人;有信其事者,可以事感人。但方式无论怎样万变,人天和谐、人人长生、化恶扬善的宗教本质和宗教愿望却永远不会改变。这就是玄帝信仰与内丹法诀相表里的道教宗与教的体用形式之一。

[责任编辑:唐武娇]
 

相关新闻:

玄帝故事 | 玄帝神系 | 玄帝经典 | 玄帝祀典 |玄帝信俗 | 玄帝宫观 | 两岸三地玄帝信仰 | 海外玄帝信仰 | 玄帝文学 | 玄帝研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号:鄂ICP备12002282号

主办: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