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在线—玄帝网! 2021年08月04日 星期三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玄帝图片 > 图片新闻 >

武当山元和观与明代以后的武当清规

2021-07-07 08:50:50   来源:中国道教   作者:郑 好   点击:

 

 

 

  晨曦 王成宇/摄

 

  元和观为武当山进玄岳门古神道上的第一座道观,距武当山镇约10公里,旧时这里是武当山处罚违反清规戒律道士的地方。元和观的存在及其运行,为研究古代道士惩戒制度提供了难得的实物资料。

 

  武当山元和观

 

  武当山自古便为道教名山,相传历代多有名士如阴长生、谢允、吕洞宾、陈抟、张三丰等在此修炼,隐居、修道者更是络绎不绝。宋《太平御览》引南朝郭仲产《南雍州记》载:“武当山,广三四百里……学道者常百数,相继不绝。”1明嘉靖年间,“全山各大宫观有道士少则三四百人,多则五六百人。全山有道官、道众、军人、工匠等1万余人”2。随着道众的增加,规范道士言行,维护宫观正常秩序,成为武当道教发展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太和山宫观以百计,道士以千计,土地肥美,香火繁盛,逸居之乐,孰过于是,然不加以约束,则异于禽兽者几希矣。明设提点,清设道官,最后复有道总,皆所以资管理也。惟必道众各自管理乃可不越正轨。”3

 

  元和观,又名“元和迁校府”,为旧时武当山处罚违规犯戒道士之所。元和观建于明永乐十年(1412),明嘉靖以后,又曾改建和重修,清代以后多次修缮。元和观的大殿矗立在高台上,显得庄严肃穆。大殿内,两侧为六甲神像,正面为王灵官神像(原供于玄岳门前灵官殿中,后移至此)。王灵官曾从蜀人萨守坚受符法,司天上、人间纠察之职,将王灵官移奉于此,可能与元和观为忏悔、惩处之所有关。

 

  元和观之所以被称为“元和迁校府”,是因为玄天上帝即真武大帝修炼得道后,“玄帝统元和迁校府,司案下人间浃扶化育也”4,“校迁民物,无失毫分”5,故名。迁,也称“徙”或“迁徙”,是古代将犯人及受株连者以及因判死刑而得赦宥者,或统治者认为对其有安全威胁的人迁移到指定地区的刑罚或处置。如《史记·秦本纪》载,秦始皇十二年(前235),文信侯吕不韦死,“若是秦人哭临者,夺其官爵,迁移于房陵;若是秦人不哭临不韦者,不夺官爵,亦迁移于房陵”6。房陵即今十堰市房县。校,是古代刑具枷械的统称。汉代即有输作左校、输作右校服役等刑名,犯徒罪应配劳役者,送左、右校服劳役。如《宋史·刑法志》载:“初,徒罪非有官当赎铜者,在京师则隶将作监役,兼役之宫中,或输作左校、右校役。”7由此可见,所谓迁校就是把罪犯移送至某地进行惩处之意,作为“迁校府”的元和观,即是把违犯清规戒律的道士移送处罚之所在。

 

  武当山道士惩戒制度

 

  元和观是武当道教执行处罚惩戒的场所,而清规戒律则是处罚惩戒的依据。通常人们将“清规戒律”连用,广义上的戒律可以包含清规,狭义上的戒律和清规是有区别的。戒律侧重于将然,清规则更侧重于已然。戒律往往是借助神的名义,用以制约教徒思想言行,防止“恶心邪欲”“乖言戾行”的规定,遵守戒律可以延年益寿乃至升仙,违反戒律减少寿算乃至夺命;而清规则是对违规犯戒的道士执行处罚的条例,由各宫观自己订立和执行,违反清规的处罚方式主要有罚跪、杖革、迁单、驱逐等。二者的公开程度也不同,戒律一般只向受戒者传授,只有受戒的人才能知道具体内容;而清规一般都是张榜公布在斋堂等公共场所,便于道众知晓并遵守。

 

  武当道教有清规达成百上千条之多,现存有据可查的主要有《太和宫清规榜》、《混元宗教(“教”疑为“坛”之误,以下均改为“坛”)临时监院清规例》、《五龙宫规条》、《自在庵条规》、《南岩宫规条》、《混元宗坛清规榜》(紫霄宫道总王复渺立)、《紫霄宫混元宗坛清规榜》(紫霄宫道总徐本善立)8、《混元宗坛执事条教榜》等八份清规9。这些清规,内容主要涉及道士个人修行的言行举止、宫观管理的各种职责等等。

 

  《太和宫清规榜》共六条,主要是对错乱钳锤止静喧哗、越规失度恃强不服、金殿资钞私收肥己、抗迷清规不遵约束、冒敛财物刁拐常住、奸盗邪淫违碍教相等六种行为的惩处规定。《混元宗坛临时监院清规例》共八条,主要规定了对奸盗邪淫、挖公攒私、洋烟赌博、贪食荤酒、行凶打架、私造饮食、交接匪人、嫉妒贤能等八种行为的惩处。《五龙宫规条》共十条,主要是对道众偷盗邪淫、懈怠不虔偷逸自便、私自赌博吸食洋烟、老幼不分越序乱座、私造烹调酗酒滋事、闲游丹房谈论是非、私办己事往来无期、假公济私抗违公务、嫉贤害道忤逆尊长、商议公事任意喧哗等行为的处罚规定。三份清规都较为简略,为所在宫观道众共同遵守的规范。

 

  《自在庵条规》共十条,主要涉及个人修行、言行以及对宫观的服从义务,但内容更为翔实。如第八条规定:“本庵道众或奉公出外,或因私事他往,出必告,返必面,定期至日即归。倘届期,因天道阻隔,三日内(“内”疑为“以”之误)外不能归者,同众公处议罚;若逾期越五日以外不归者,定是有意藐视常住,立革不恕。出门办公事越期不归,同众公议,不在禁例。”对于道众外出区分因公和私事两种不同的情形。对于逾期未归的情形充分考虑到“天道阻隔”等不可抗力的因素,耽误归期的又细分为三种不同的情形:因不可抗力逾期三日以内的,不予处罚;逾期三日以上、五日以内的,同众公处议罚;逾期五日以上的,立革不恕。对于出门办公事越期不归的,则同众公论。由此可见,《自在庵条规》规定较为细致,区分公事、私事,并充分考虑到主客观方面的因素,有针对性地进行惩处。

 

 

 

 

  元和观十方丛林碑记(清康熙年间) 蕉仔/摄

 

  南岩宫系十方丛林,在制订清规时注意到了与子孙庙的不同。《南岩宫规条》开篇即云:“南岩宫十方丛林之规条,大有分别。”十方丛林接纳十方道众,往来人等良莠不齐,因此十方丛林规戒一般严于子孙庙。《南岩宫规条》共三十六条,主要涉及道众言行规范,也有十方丛林管理的内容,如“聚众混闹常住者,杖革”“烧香结盟者,杖革”,并明确要求“无党无偏,勿分宗派,勿分界限,勿分执事大小,贤德者公举,暴横者公同除之”。

 

  《混元宗坛清规榜》共十三条,主要涉及道众言行、宫观管理等规范,如“假冒黄冠混乱宗教者逐出”“轻忽言笑跪香”“私收徒弟慢众者杖革”等。《紫霄宫混元宗坛清规榜》共十二条,在宫观管理、道众言行之外,增加了对执事违规的处罚。如“凡在院执事不准分相,违者迁单”“凡偷盗搬运私造饮食者,革据”等等。清规对执事的要求一般高于普通道众,《混元宗坛执事条教榜》专门规定了对高功、书记、斋堂、园头、库房、账房、知客、监院等多种执事的职责以及失职失责的处罚。如巡照负有监察宫观内外事务及道众言行之责,“巡照,为引众之首领,作纠工之重任……休得傲上忽下,切莫近亲远疏,违者公罚”。监院作为宫观负责人,其职所涉重大,因此对于监院的失职行为加倍处罚,“监院,乃丛林之栋梁,作大众之领袖。以道德范其心胸,以仁义表其性分……正己正人,修德修身。倘无忌惮,加倍罚斋”。

 

  从以上清规的内容中,可以看出武当清规主要具备以下特征:

 

  一是教化为体,惩罚为用。中国古代一直强调德主刑辅,教化为先,惩罚的目的在于使本人及道众警醒,回归正道,从而维护道门清净。武当清规亦是如此,如《混元宗坛清规榜》指出“清规道范,原淘淑性情之乡”,《紫霄宫混元宗坛清规榜》指出“太上开混元之化,以道德为尊;长春演全真之律,以仁义为本”,《混元宗坛执事条教榜》强调“七宝林中总是安分守常之士,清净路上无非存心务本之人,拟登道岸,用培仙根,须至教条榜者”,等等。持守戒律清规有助于道众陶冶性情,提升个人道德品质,更是能在日常的诵经礼忏、苦心修持中增进修为,积功累德;对于宫观而言,有助于维系宫观良好秩序以及正常运转。

 

  二是一体公议,平等适用。清规是对道众的惩处规定,涉及道众根本利益,必须最大限度凝聚道众共识;同时,只有坚持清规面前人人平等,才能得到道众衷心拥护。为此,武当清规强调规条出自公议,任何人均需遵守,如《自在庵条规》强调“兹特公同商议,俱愿仍立遵守清规”,《混元宗坛临时监院清规例》指出“以上数条禁例,大众公议,倘若违犯,照例所行,勿谓言之不早也”,《紫霄宫混元宗坛清规榜》也强调“倘敢越例,诳妄既行,戒令无私”,《五龙宫规条》对于“在厨私造烹调,不遵约束,酗酒滋事,不论尊卑,犯者重责”等。公平公正执规,不仅有助于清规得到遵守,也有助于道众同心同德、协力维公。

 

  三是矜怜老病,公私有别。武当清规在强调刚性约束的同时,也注意规则执行过程中的灵活性,这突出体现在对矜怜老病,公私有别的特殊规定上。如《紫霄宫混元宗坛清规榜》强调“倘有违犯者……概为照例所行。若有老病公事者可免”,再如《南岩宫规条》也有类似规定,“私造饮食偏众者,跪香。老病公事免”,《自在庵条规》规定,“逢朔望之期,大众云集,必须严整衣冠……或年老有功,或疾病缠身,预先至常住告假可也”等等。我国历代法律均有类似矜老赦免的规定。最迟在汉代法律已有因处理公事的失误而构成的“公罪”和因私事或出于私心的“私罪”的区分。从汉至清代,公罪的处罚都较私罪要轻。武当清规对于年老疾病者免于处罚的规定,符合古代法律的一贯原则,也是道家悲天悯人、矜怜弱势的思想的体现。同时,区分公事和私事,因公犯规者可免罚,有助于调动道众的积极性,提高办事效率。

 

 

  圣旨牌 范学锋/摄

 

  四是随方设教,与时偕行10。道教自创立以来,一直强调在保持核心教义的基础上,因人而异、因势利导,对大众施以教化。武当清规并非是一成不变,而是因时因地有所损益,不断调整。如《南岩宫规条》制订清规时就注意十方丛林规条与子孙庙的区别。王复渺道长制定《混元宗坛清规榜》后,其徒徐本善道长又根据武当道教当时的情况,制定《紫霄宫混元宗坛清规榜》《混元宗坛执事条教榜》等清规。到了清末民国年间,吸食鸦片已经严重败坏社会风气,影响劳动生产力,《五龙宫规条》《混元宗坛临时监院清规例》等都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制定对吸食“洋烟(鸦片)”的惩罚,如《五龙宫规条》严禁道众年节内外公务私自赌博吸食洋烟,若经查出,同众斥革,决不宽贷。武当道教正是坚持了随方设教,与时偕行,才会不断发展壮大,教化一方。

 

  违规道士的处罚方式主要有跪香、杖罚、罚斋、罚油、照赔、逐出、革据、杖革、革出、迁单、焚形等数种,其中既有跪香、杖罚等身体方面的惩罚,也有罚油、照赔等经济方面的惩罚,还有革据、迁单等身份方面的惩罚。在处罚原则上,根据行为轻重,依规量刑,如《南岩宫规条》所述,“重者焚形或烙眉烧单押令还俗,轻者杖革或逐出迁单,再轻者罚跪香,依按轻重处之”。在具体定罪量罚上,既重规条,也重公议。如《自在庵条规》规定,“如有好事之人与外人涉讼,若不投明常住,无论外人自己,牵连庵内常住道众人等,公同议罚”。处罚地点主要在元和观,元和观内原置有大型罚杖,大烙,火盘,铁椅,颈、手、脚枷,脚镣等各种刑具,用以处罚违规道士。

 

  武当清规与国家法律的关系及其现代启示

 

  正如《南岩宫规条》所言,“国家有法律而丛林有清规”。道教教职人员惩戒制度属于教规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但是始终不能和国家法律相冲突。古代统治者在处理国法与教规的关系上,注意一方面尊重宗教团体及宫观内部管理规范,另一方面也强调教规必须遵守和维护国法。

 

  明代是武当道教的鼎盛时期。明代统治者十分重视对宗教的管理,中央设专门管理道教的机构——道箓司。据《明会典》卷二二六《道箓司》记载:“国初,置玄教院,洪武十五年,改道箓司,正六品衙门……职专道教之事,属礼部。”11地方府一级设道纪司,州一级设道正司,县一级设道会司,管理当地宫观道士。“凡内外道官专一检束天下道士,违者,从本司惩治。若犯与军民相干者,从有司惩治。”12武当山宫观属于皇家庙观,不归道箓司管辖,而由皇帝直接派遣或任命内臣(宦官)、藩臣管理武当山事务,并钦选道士担任提点,负责各大宫观具体事宜。如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于武当山宫观置提点等官,永乐十六年(1418)十二月,“武当山宫观成,赐名曰大岳太和山……仍选道士任自垣等九人为提点,秩正六品,分主宫观严祀事”13。道箓司为正六品,武当提点亦正六品,品秩相当,各大宫观提点印信衙门与中央、地方各级道司系统各司其职,可见武当道教地位之重。

 

  但是即使武当道教地位再高,其内部的管理与自治也必须以尊重和维护国家法律为前提。明成祖在永乐十一年(1413)下达圣旨称:“大岳太和山各宫观有修炼之士,怡神葆真,抱一守素,外远身形,屏绝人事,习静之功,顷刻无间……若道士有不务本教,生事害群,伤坏祖风者,轻则即时谴责,逐出下山;重则具奏来闻,治以重罪。”14武当山道士若犯轻罪,可以自行惩处;但若是犯重罪,则仍须将所犯罪行及惩处意见具奏朝廷,由朝廷复核,方可执行处罚。

 

  道教教规和国家法律都是对建立规范秩序的引导,本质上都是追求更好的秩序和状态,正如《初真戒说》:“戒律者,于三教典籍旨本一也,唤是道教,恰是儒规,唤为道法,即是王法……明有王法,幽有道法。道律治己,王律治人,二者表里,以扶世教。”15回顾武当规戒发展以及古代管理武当道教实践,有以下几点启示可供参考。

 

  一是教规维护国法权威。武当清规注意对国家法律的借鉴、吸收,如《南岩宫规条》规定“奸盗邪淫者或烙眉烧单押令还俗”。奸盗邪淫,既为国法所明令禁止,也为武当清规所严禁。同时,教规道德方面的要求一般高于国家法律的规定,修道者出于追求宗教信仰的目的,持戒精严有助于遵守现实法令,清规由此发挥了对国法的辅助功效,这也是古代统治者尊重和护持武当道教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做社会主义法治的坚定捍卫者,是当今道教界制定、修改和完善教规制度的前提和基础。

 

  二是国法肯定教规效力。一般来讲,古代统治者都较为尊重教规内部管理的效力,有的甚至通过立法方式加以确认。明成祖下发圣旨承认武当教团对“不务本教,生事害群,伤害祖风”道士的惩戒权,即是以官方的形式对于道教教规的认可。同时,武当道教内部处罚违规道士场所元和观的存在也说明,在不违反国法的前提下,武当道教教规制度及其执行是能够得到官方支持的。2017年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第十条规定:“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教职人员应当遵守宗教团体制定的规章制度”,亦是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道教规章制度的效力。

 

  三是教规戒律是道风建设的根本。《紫霄宫混元宗坛清规榜》指出:“凡在丛中,总归教下,不论僧尼道俗人等,香莸同器,贤愚有别,若行无纪律,焉能兴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道教界十分重视教规制度建设,中国道教协会专门出台《道教宫观规约》,规定了对20种违规犯戒行为的处罚措施,同时明确各地宫观可据此制定清规榜。《坚持道教中国化方向五年工作规划纲要(2019-2023年)》也提出要“整理道教传统教规戒律……形成尊重传统、符合教派特征、具体可行的新时代教规戒律体系,使之成为道教教职人员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武当道教历来有重视规戒的传统,形成了较为系统的规戒体系,积累了较为丰富的持戒执规经验。建议武当道教界可在中国道教协会的指导下,会同宗教学界及法学界有关专家学者,系统整理武当传统教规戒律,并根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宗教政策法规以及时代特点加以修改完善,从而为道教界加强自身建设,建立健全规戒制度,增强自我约束、自我管理能力,树立标杆,提供借鉴。

 

  注

 

  1.(宋)李昉等撰:《太平御览》卷四十三《地部八》,“武当山”。

 

  2.陶真典,范学锋:《武当山纪略》,载《湖北文史资料》1997年第3期,第287页。

 

  3.熊宾修,赵夔纂:《续修大岳太和山志》卷四《教规》,襄阳大同石印馆,民国11年(1922)。

 

  4、5.《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卷一,《道藏》第17册,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第99、97页。

 

  6.参见《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唐)张守节《正义》,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231页。

 

  7.《宋史》卷二〇一《刑法三》,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5015页。

 

  8.王复渺和徐本善所立清规均称《混元宗坛清规榜》,为行文方便,本文将王复渺之清规称为《混元宗坛清规榜》,徐本善之清规称为《紫霄宫混元宗坛清规榜》,以示区分,特此说明。

 

  9.八份清规的具体内容可参见熊宾修,赵夔纂:《续修大岳太和山志》卷四《教规》,襄阳大同石印馆,民国11年(1922),后文所引清规内容均出自该书。

 

  10.《“道教要随方设教、与时偕行”——专访中国道教协会会长李光富》,中华文化学院,2017年9月6日,访问网址http://www.zysy.org.cn/a1/a-XCX92W71860F0FA9CE52CD。

 

  11、12.《明会典》卷二二六《道箓司》。

 

  13.《明太宗实录》卷二〇七,永乐十六年十二月丙子。

 

  14.(明)任自垣:《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二《诰副墨》。

 

  15.《初真戒说》,《藏外道书》第12册,第15页。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2017级法律史专业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万青兰]
 

相关新闻:

玄帝故事 | 玄帝神系 | 玄帝经典 | 玄帝祀典 |玄帝信俗 | 玄帝宫观 | 两岸三地玄帝信仰 | 海外玄帝信仰 | 玄帝文学 | 玄帝研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号:鄂ICP备12002282号

主办: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