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在线—玄帝网! 2021年08月04日 星期三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玄帝图片 > 图片新闻 >

孤儿刘三娃在武当道协、县医院和铁道兵救助下的生活侧记

2021-01-22 08:47:02   来源:视窗中国   作者:杨立刚   点击:

 

  ▲刘三娃的恩人李诚玉道长

 

  武当山区有个孤儿名字叫刘三娃,他长得人高马大,但疑似有轻度智力障碍。2019年,刘三娃在武当山道教协会、县第二人民医院和铁道兵第一团的救助下,渡过了72岁的人生。

 

  一、刘三娃其人和困难处境

 

  刘三娃,1947年出生于湖北省丹江口市(原均县)盐池河,2019年在武当山道教学院羽化,享年72岁。

 

  1964年,盐池河公社干部了解到刘三娃的父母去世、姐姐出嫁、其本人身体好等情况后,推荐他到新办的地方全民所有制企业——均县第二砖瓦厂做学徒工。刘三娃因此走出了武当后山,来到交通便利、相对繁华的武当山镇。

 

  建设初期的县砖瓦二厂里有十几个特殊的工人,他们是因家庭出生不好、工作生活中犯了错误(犯罪)等,在此接受劳动改造的“犯人”。刘三娃在劳动中与其中的一名“犯人”发生纠纷,被车间主任定性为违反国家政策,虐待“犯人”。刘三娃不承认所犯错误,不接受车间管理,最后被县砖瓦二厂除名。

 

 

  此时的武当山集镇被均县作为第二个县城建设,集中了郧阳地区农科所、林科所、县公路段、蜂园场、林场、县第二砖瓦厂、第二机械厂、第二米面加工厂、第二中学、第二人民医院等单位,人口众多,市面繁荣。

 

  失去工作的刘三娃一方面没有公社社员身份,回不去农村;另一方面他本人也不愿意再回到农村,于是就滞留在了武当山集镇。开始了如同今天“北漂”一样的武当山漂泊生涯。

 

  最先为刘三娃提供容身之所的是均县第二人民医院(即后来的武当山特区医院、十堰市太和医院武当山分院)。1987年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二医院的历任领导均同意刘三娃栖身于该院的杂物间,在食堂吃饭。

 

  而刘三娃则帮助医院装卸车、打扫卫生、帮厨,做“担水、劈柴、拾煤渣”之类的体力活。二医院的领导和医护人员长期尽己所能帮助刘三娃,既为社会救济减轻了负担,又避免了困难个人流落街头,可谓是医者仁心的楷模。

 

  1969年底,铁道兵第一师第一团进入武当山修建襄渝铁路,一团团部与医院相邻。雄壮的队伍、嘹亮的军号、整齐的军容深深地吸引了刘三娃,他嚷嚷着要当兵。有人逗他说:去团部找团长,就能当兵。

 

  他竟信以为真,擅闯团部大门,结果被哨兵拦住。有人又说:到地区、省里找领导,也可以参军。他便逢人就说,自己最近要去武汉,找当首长的亲戚......

 

  铁一团的随军家属们知道刘三娃的情况后,对他十分同情。黄参谋长家属给他一件上衣、耿处长家属给他一条裤子、李股长家属一顶军帽。刘三娃穿上这样的军装,亢奋地甩开膀子走起了正步。作为回报,他时不时地帮助部队家属担水、劈柴、做煤球。

 

 

  部队移驻郧县施工后,留守处的干部允许刘三娃参与铁一团家属连的装卸车等工作,给予其一定的报酬。有一年,部队需要买木材,刘三娃跟着军车来到家乡盐池河镇,劝说乡亲们把最好的木材卖给了部队。

 

  那时,武当山区因襄渝铁路施工和“三线建设”集中了大量人员,粮油调运十分频繁。1976年,武当山粮油管理所职工周文莲在粮食储运时因公殉职,刘三娃举着花圈和部队家属等为其送葬。因道路狭窄,人多拥挤,刘三娃不小心掉进了社员家的粪坑里。大家又七手八脚去拉他,忙得不亦乐乎......

 

  除此之外,刘三娃还时常帮助临近的蜂园场、林场、二汽576厂和供销社等单位做一些力气活。附近居民家中挖基架梁、装卸物品、砍柴挑水时,只要喊他一声,他都会尽力去干活。报酬通常只是吃一顿饭,偶尔会得到一两毛钱。

 

  人们对刘三娃的印象好,主要是因为他勤快、实诚,不讨人嫌。不论干活多少,主人给多少饭,他吃多少饭;不论人多人少,他总是端着碗蹲在屋外吃,主人请他上桌吃他也不去;他从不乞讨,即使错过了吃饭时间或断顿多日,他也不会去乞讨;他从不欺负女人、小孩和异地来的乞讨者。遇到狗撵小孩之类的事情,他总会侠义地冲上去,吓退狗犬保护小孩。闲暇时间,刘三娃会到玉虚宫李诚玉道长、冲虚庵赵元亮道长和回龙观黎道长那里去转悠。道长们砍柴和汲水,他跟着砍柴和汲水;道长们挖野菜和草药,他跟着挖野菜和草药;道长们捡玉米粒和刨红薯他跟着捡玉米粒和刨红薯;道长们诵经时他默默地坐在一旁听。道长们吃饭时,也会给他一份。雨雪天气和夜黑活多时,刘三娃也会在道观内外歇宿。

 

 

  ▲2017年刘三娃在武当山道教学院

 

  刘三娃言语不多,别人说话时他目光游离,从不主动与人交流,疑似有轻度的智能障碍。

 

  二、得到李诚玉道长的救助

 

  1980年代中后期,机械和电器在武当山地区得到了广泛应用,液化气、煤炭进入机关和居民家庭,体力劳动明显减少,刘三娃的使用价值逐渐丧失,他濒临到流浪街头的边缘。此时,武当山玉虚宫的李诚玉道长正式接纳他,使他成为一个不在册的修道者。

 

  历史上,武当山玉虚宫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道宫,二医院、林场、铁一团(5801部队)团部等都在该道宫的范围内。长期在玉虚宫修道的李诚玉,对在二医院打工多年的刘三娃相当熟悉。李诚玉大约出生于1885年,羽化于2003年,享年118岁,是当代武当山著名的百岁坤道。

 

  李诚玉在武当山修道90多年,是一个坚定的道教徒,地方政府一直按在册道士为其提供固定的粮油和生活费。民间向她布施者有很多,而她又用布施收入救助了更多的困难民众。晚年的李诚玉身边仍有十几个修道者,刘三娃就是其中之一。

 

  我亲眼所见(记忆深刻),李诚玉救助的困难民众除刘三娃外,还有如下4例:

 

  1、1972年冬天,陕西省白河县姐弟两人因灾要饭到了武当山下的老营汽车站。姐弟俩饥饿难耐,走投无路,姐姐情愿嫁与他人为妻,以求得两人活命。围观的众人中多因生活困难,仅有两人施舍几个馒头、两角钱钞。如此三天,姐弟俩近乎绝望。李诚玉知道消息后,到汽车站将姐弟俩接到自己的住处,和他们同吃同住到第二年春天。走时,李诚玉又把自己省吃俭用剩下的二十斤粮食、十块钱送给了他们。

 

  2、W某,女,因个人原因,高不成,低不就,长期单身在城镇漂泊。老家没有土地,城镇没有房屋。后跟随李诚玉吃斋修道,过起了晨钟暮鼓的道士生活,达十余年。

 

  3、小周,河南人,双目几乎失明,是一个丧失了劳动能力的人。在家没人管,出门没人要。离家出走后到武当山学道,被拒收。还是李诚玉收留了他,让他在自己的身边学道、谋生。直到李诚玉羽化后半年,小周等人仍滞留在玉虚宫。据说,后来流落到他乡,被民政部门收养。

 

  4、李某,女,荆门人。因琐事与丈夫发生矛盾,一气之下撇子离家来到武当山,在李诚玉这里吃住月余。通过李诚玉的悉心开导,李某认识到了自己在家庭中的重要作用,检讨了这次轻率出走的行为。最后她丈夫亲自来武当山当着李诚玉的面做了自我批评,一家人消除了矛盾,欢欢喜喜地回了家。

 

  刘三娃大约是从1988年开始跟随李诚玉修道(生活),直到2003年李诚玉羽化,时间长达15年。在这期间,刘三娃等人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其生活来源全部依靠政府给李诚玉本人的生活费和善男信女对李诚玉的布施。

 

  李诚玉在能够行走劳动时,带领他们诵经打坐、种植农作物、挖野菜草药、捡拾物品、接待香客游人等。后来,李诚玉不能下床劳动时,就动口安排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刘三娃在进餐

 

  像刘三娃这样的人,李诚玉一生不知救助了多少个。她用政府给的生活费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布施,收留养活了一批人。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社会负担,化解了社会矛盾。

 

  三、成为在册道人后的稳定生活

 

  2003年李诚玉道长羽化后,刘三娃等人失去了生活来源。武当山道教协会出于对信教群众的关心,对修道者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了解,将刘三娃等符合国家宗教政策,品行端正者列为在庙道人管理。

 

  当时,武当山道协规定的出家条件主要是:1、入教者必须社会表现良好,五官端正;2、入教者必须出家在庙修行;3、持有身份证和当地公安机关的证明,带上一年的生活费和日常用品;4、新教徒首先会被派往条件艰苦的道观接受考验,以磨练心性;5、新教徒在一年中要学会早晚坛功课、三官经、祖师经的念唱敲打等。刘三娃基本上符合这些条件,并经受住了考验。

 

  刘三娃先是在玉虚宫做值守看护、打扫卫生等工作。他早上起床开静,做早课;做完日常的功课和事务之后,其他时间进行经典科仪的学习,然后自行安排休息或是进行一些其他的修行;晚上止静,休息。

 

  工作和休息比较规律,衣食住行和一日三餐得到了保障。这个年过半百的孤儿,终于在武当山道协的关心下过上了稳定生活。

 

  2006年,武当山道协为解决老年道士较多,身体状况不佳,年轻道士文化水平不高等问题,开始在位于丹江口市城区的静乐宫,筹备成立道人养老院和武当山道教学院,刘三娃被派到这里做后勤服务工作。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武当山,从此,他一直在武当山道教学院工作,直到2019年羽化。

 

  2010年,武当山道教学院在组织教职员工体检时,得知刘三娃患有现代人常见的糖尿病,随即对其进行治疗。医学上说,引起糖尿病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遗传因素;一个是环境因素。

 

  环境因素主要是生活方式不好、肥胖、长期不运动、精神压力大等。刘三娃患糖尿病应该与环境因素无关,因为他长期从事体力劳动,运动量大;他年轻时仅得温饱,中老年后吃素,始终不肥胖;他属于疑似轻度智障人士,没有平常人的精神负担。人们推测,他患糖尿病的原因可能是遗传。

 

  刘三娃患糖尿病后出现了肾病、糖尿病足、脑血管病等并发症。出现肾小球肾炎、足部软组织及骨关节系统溃疡和感染、心脏和大血管动脉粥样硬化等问题。武当山道教学院对刘三娃除长期进行药物治疗外,还多次送其住院治疗,总共开支医疗费用二十多万元。

 

  刘三娃的一生是不幸的,刘三娃的一生又是幸运的。他幸运的生活在中国传统道教文化氛围浓厚的武当山地区,最初,人们用朴素的慈爱之心包容他、照顾他,称其是“孤儿”,二医院像民政部门一样对待这个“孤儿”。

 

  接着,百岁坤道李诚玉如同慈航道人下凡,成为这个“大孙子”的衣食父母。最后,武当山道教协会自觉履行社会责任,以仁爱之心包揽了刘三娃的生活,负责了他的衣食住行,为其养老送终。

 

 

  ▲武当山道教学院教学楼

 

  武当山道教协会秉持济世度人的理念,发大慈悲心,践大勇敢行。几十年来,他们不仅向社会各界提供了大量慈善捐赠,而且对民众个人也给予了力所能及的慈善救助,使需要救助的人得到了实惠,并对整个社会良好风尚的形成起到了模范作用。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责任编辑:万青兰]
 

相关新闻:

玄帝故事 | 玄帝神系 | 玄帝经典 | 玄帝祀典 |玄帝信俗 | 玄帝宫观 | 两岸三地玄帝信仰 | 海外玄帝信仰 | 玄帝文学 | 玄帝研究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号:鄂ICP备12002282号

主办: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